<sub id="pnx57"></sub>

        <sub id="pnx57"></sub>

        歷史上首次“負油價”誕生:原油上演資金“空逼多” WTI原油賣方每桶“倒貼”37美元

        陳姍2020-04-21 17:47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陳姍 原油“雪崩式”下跌再次上演,歷史上第一次負油價誕生!

        4月20日晚間,紐約商品交易所5月交貨的WTI原油期貨價格罕見暴跌,跌幅超過300%,歷史上首次跌入負值。盤中最低報每桶-40.32美元,結算價報收每桶-37.63美元。這意味著石油貿易史上第一次出現賣方必須向買方支付購買原油期貨費用的情況。

        與此同時,6月交貨的WTI原油期貨價格也大幅下跌超15%,收于每桶20.43美元。WTI 05與06合約價差超過50美元/桶,也創下了歷史記錄。此外,ICE布倫特原油06合約報價25.57美元/桶,跌幅也超過8%。

        自1983年紐約商品交易所WTI原油期貨上市以來,還未出現過如此極端的價格。原油史詩級暴跌表現背后有諸多罕見而復雜的因素,分析人士告訴經濟觀察網,最深層的原因則是原油供需基本面不斷崩塌和全球原油脹庫風險高漲導致的價格崩塌。

        此外,在需求低迷、庫存高企之下,5月合約創出“負油價”之后,投資者對6月交貨的原油會否重走5月合約的“老路”也心懷擔憂。

        歷史上首個“負”油價

        WTI 05合約原油價格4月20日晚間連續刷新歷史記錄,在跌至4.31美元/桶時就成為國際油價1982年12月有歷史記錄以來錄得的最低點,而-37.63美元/桶的結算價,更是讓投資者驚呼“活久見”。據悉,此前芝商所(CME)曾表示5月美油期貨價格可能為負,并提前進行了負油價的軟件編譯工作。

        國泰君安期貨原油研究總監王笑對經濟觀察網表示,總體來看WTI 05合約在期貨最后交易日前由于多種市場利空因素和交易結構問題導致市場出現單邊下跌的空頭格局,甚至由于交割庫“庫欣”的庫容問題直接在最后交易日的前幾日形成了“空逼多”的格局,多種利空的共振導致油價出現了目前創記錄的跌幅,而這種跌幅的背后則是原油供需基本面不斷崩塌和全球原油脹庫風險高漲的深層原因。

        王笑進一步解釋道,目前 WTI庫欣交割庫庫容、全美商業庫容甚至全球范圍內庫容都嚴重不足,在05合約仍有10萬手持倉的情況下,庫欣庫容的嚴重不足將會導致多頭無法接貨,從而使盤面可以造成一個空逼多的情況。

        在多頭無法接貨的情況下,空頭有海量的原油可以交割到市場中,不管是上周創紀錄的超過1900萬桶增幅的庫存還是沙特在四月份向美國大量出口的原油,都非常明顯的顯示出空頭有足夠的實力進行逼倉操作,因此,市場見證了WTI 05合約價格在20日晚間快速暴跌直到出現負值,這意味著將油運送到煉油廠或存儲的成本已經超過了石油本身的價值。

        東海期貨研究所高級能化分析師李婉瑩也告訴經濟觀察網,現貨市場方面,全球的儲油空間告急,對于一些抗風險性較小,業務單一的小型能源公司而言,儲罐庫容有限且存儲成本過高,因此只能選擇“負油價”售油。期貨市場方面,5月合約即將到期,交易者只能選擇平倉展期或收到原油現貨,顯然多頭大多選擇前者,恐慌情緒引發拋售踩踏,造成5月合約大跌。

        “事實上,原油基本面確實非常疲軟,且這種疲軟超過了市場的最悲觀預期。”卓創資訊分析師朱光明也對經濟觀察網分析稱,油價“創記錄”的低迷背后折射出兩點,一是美國石油需求因封城而導致的銳減已經到了不得不重啟經濟的階段,這從特朗普要求5月1日重啟經濟的表態就可以看出端倪;二是沙特與俄羅斯暫停開打價格戰之后,雖然沙特提高了出口至美國的原油價格,但對美國頁巖油行業的保護作用正在消失,美國大量的頁巖油企業將會加速破產,市場化正在快速出清過剩產能。“供需嚴重失衡之下,原油庫存不斷累加,在臨近庫存極限時刻,歷史性負值就發生了。”

        歷史會否重演?

        5月合約創出“負油價”之后,投資者對06合約是否將重走05的老路忌憚不已。這也成為當下市場最關心的一個問題。朱光明對記者表示,后市應該關注需求端何時恢復以及美國是否會增加戰略儲備庫等問題。

        需求端何時恢復?朱光明分析道,面對新冠疫情,歐美和中國采取了截然相反的做法。中國的保守策略是舍棄第一季度經濟,在嚴控疫情之后再重啟經濟,這類似于短痛的做法;而歐美在疫情出現拐點之后便重啟經濟,兩者并行,類似一種長痛的做法。朱光明認為,歐美國家目前已經在為重啟經濟做準備,一旦重啟之后,加之釋放的大量現金支撐,報復性消費會出現。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WTI 05合約出現歷史性負值,主要的原因是最后交易日臨近交割,對于多頭而言,交割面臨高昂的物流和存儲費用,選擇平倉顯然比交割更劃算,因此不斷平倉離場導致。

        據此,朱光明認為,另一個關注的點應該是美國是否會增加戰略儲備庫的問題。“增加戰略儲備庫,一方面可以增加購買需求,另一方面可以增加庫容,存儲更多原油,以緩解當前無處可存油且存儲費用過高的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以沙特和俄羅斯為首的OPEC+產油國們最終就聯合減產達成一致。根據協議,這次減產采取遞減式,分為三個階段:自5月1日起減產970萬桶/日,為期兩個月;自7月1日至12月減產770萬桶/日;自2021年1月至2022年4月減產580萬桶/日。調整的基準是2018年10月的產量。協議有效期至2022年4月30日,但將在2021年12月重新核定。

        朱光明海認為,除了美國市場的情況,對于沙特與眾多產油國而言,特朗普更是在無奈之下宣稱暫停進口沙特原油。OPEC+產油國減產將從5月1日開始執行,被動減產已經在路上,更多的產能退出之后,原油市場將會重新平衡。

        與朱光明觀點不同,李婉瑩表示,6月合約將會在5月19日到期,屆時疫情拐點若仍未出現,持有該合約的交易者又將再度面臨“高成本展倉”和“實物交割”兩難困境。

        李婉瑩分析稱,5月份,各大產油國即將開始聯合減產,但從最近兩次能源會議來看,產油國內部的分歧與競爭依然明顯,讓市場再次擔憂OPEC+的減產實際落地情況。此外,以活躍油井產能去化一半來計算,美國原油產量或下降200-300萬桶,即便疊加OPEC+的減產努力,仍舊難以對沖需求階段性下滑2000-2500萬桶/日帶來的負面影響。因此,李婉瑩表示,疫情仍處發酵期,目前美歐部分國家準備復工復產,但對需求端的提振將呈現滯后性,對未來一個月的油市持謹慎悲觀態度。

        王笑也認為,當前 05合約面臨的問題如果在 06合約交割前(將在10天內進行結算)仍未能夠解決的話(脹庫、需求極差),那么 06合約也將面臨當前 05合約暴跌的風險。

        會否波及國內市場?

        那么,外盤原油如此極端的暴跌會否波及國內上海原油市場?

        記者注意到,4月21日早上開盤,上海原油期貨跌3.95%,報開233元/桶,截至發稿,最低下探至229.4元/桶,并未出現較大跌幅。

        王笑對記者表示,外盤原油暴跌短期內對上海原油影響有限,上海原油市場并未如WTI一樣擁擠。但他也提醒,在上海原油及其他的能源化工品種上也看到了同樣的脹庫風險,這種風險被觸發的可能性在增加。

        李婉瑩認為,“負油價”顯示出當前油市疲弱的基本面,對內盤能化品種影響偏空。據其介紹,近期上海油市場調整倉儲費,且伴隨海運費回落,內外盤價差將進一步壓縮,近月合約下行壓力增大,近遠月價差走闊。“建議投資者不要輕易嘗試‘抄底’,合理控制倉位,未來需要重點關注各國復工情況與疫情發展。”

        王笑也表示,目前能化市場隨著上游原油期貨及現貨定價的混亂,導致市場的波動巨大且紛雜,建議投資者謹慎參與市場,更加深入的了解市場交易規則和交易邏輯,同時理性選擇交易工具對自己的交易頭寸進行保護,理智看待市場的變化。

        【專題】“負油價”來了 抄底嗎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華東新聞中心記者
        主要關注金融衍生品領域,重點報道期貨、大宗商品、租賃、信托等市場動態。 新聞線索可聯系郵箱:chenshan@eeo.com.cn。
        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