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pnx57"></sub>

        <sub id="pnx57"></sub>

        蔚來與長安、廣汽兩合資均遇挑戰 新老車企聯手突圍為何行不通?

        干群芳2020-12-04 12:20

        圖片來源:企業官圖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干群芳 隨著長安汽車在11月14日宣布攜手華為和寧德時代打造全新高端智能汽車品牌,長安和蔚來的合資公司“長安蔚來”的未來再添不確定性,這家合資公司成立了兩年多來推進緩慢,始終處于籌備狀態,而長安汽車的新高端品牌是否會與這家合資公司產生鏈接?

        “從我們這邊了解到的信息來看,這個新的高端智能汽車品牌和長安蔚來之間沒有什么關系,還是各自獨立運作的。”12月2日,長安汽車一位高管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但隔日便有多家媒體報道稱,長安汽車的新高端品牌將基于長安蔚來展開,而蔚來汽車或將完全退出長安蔚來,而華為將和寧德時代一起加入,同時還會拉騰訊入股。

        長安、華為、寧德時代 高端車

        長安聯手華為和寧德時代打造高端智能汽車品牌

        作為這一消息的論據之一,長安蔚來和長安汽車高端品牌之間此前已發生過多起關聯。早在2018年4月,長安汽車就規劃了一個高端品牌項目,但是一直未能落地。而在2019年8月份,長安汽車內部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長安的高端品牌項目將由2018年7月份成立的長安蔚來負責。進入2020年,長安汽車的高端品牌項目和長安蔚來項目依舊沒什么進展,反倒是蔚來將所持的50%長安蔚來股權減至4.62%,這一操作將兩個項目的前途都推向了迷霧。

        隨著長安汽車在打造高端品牌上傳出的諸多新消息,長安蔚來也被業內解讀為“胎死腹中”。對于是否會徹底退出長安蔚來,蔚來汽車聯合創始人、總裁秦力洪向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沒有任何觀點”。與此同時,蔚來汽車與另一傳統車企廣汽成立的合資車企——比長安蔚來早成立3個月的廣汽蔚來,下一步該如何走也備受業內關注。

        廣汽蔚來企業標

        廣汽蔚來高層在廣州車展期間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廣汽蔚來正在進行股東雙方初始投資之后的第一輪獨立融資,股東雙方的初始投資僅提供了5億元,一直支撐了廣汽蔚來存活兩年。“如果融資不成功,我想兩三個月內就會有一個備份的方案,把整個(廣汽蔚來)的盤子解決掉“。而對廣汽蔚來的未來,蔚來總裁秦力洪的回答同樣是 “沒有任何觀點”。至此,蔚來與兩家主流傳統車企之間的聯姻似乎都陷入前景未知狀態。

        聯姻兩年成空 各自未得所需

        不同于最初的代工模式,長安蔚來和廣汽蔚來開啟了新舊造車企業之間的合資模式,股東雙方希望通過資源的優勢互補,實現模式上的突破創新。兩年前,新造車企業剛剛起步,面臨著資金、資質、生產、規模交付等多方面的難題,而傳統車企盡管在生產方面擁有成熟經驗,但正處于被顛覆的輿論風口,面臨著巨大的新四化轉型壓力。在這種背景下,合資模式誕生了。

        無論是長安、廣汽還是蔚來,對合資模式帶來的效果都抱有不小的預期。他們希望打造創新的商業模式,在純電動整車研發、智能汽車前沿技術、銷售服務模式、產業鏈的整合、創新管理機制等多方面進行探索。

        “與其獨資苦苦探索,還不如找一個懂行的合作伙伴。”當時,長安汽車董事長朱華榮表示。而對廣汽而言,盡管當時廣汽新能源已經推出了車型,但是在智能網聯領域依然比較薄弱。而聚焦高端品牌的蔚來,則希望通過與長安和廣汽的合資,推動產品進入更加大眾的市場。秦力洪曾表示,如果說蔚來對標的是豪華品牌,那么廣汽蔚來則是與主流的合資品牌抗衡。對蔚來而言,前期在技術和能源補給商業模式上的投入,都需要更大的市場體量來分攤成本。

        但是聯姻兩年以來,長安蔚來和廣汽蔚來的進展都不及預期。長安蔚在2018年成立以來,總部設在南京,過去兩年一直在做前期籌備,沒有推出任何車型計劃。這兩年間,蔚來汽車曾屢次陷入資金困境,這也導致合資項目推進緩慢,期間多次傳出中止。不過,啟信寶數據顯示,長安蔚來在今年10月份還有12條招聘信息,包括了選址經理、招聘經理、公關經理、采購經理等多個崗位。長安蔚來的股權和運作模式接下來將如何變化,目前不得而知。而長安汽車此前表示,高端品牌將與合作伙伴共同打造。這個合作伙伴指的是誰?在華為和寧德時代之外,是否還包括蔚來?這些問題都到了需要解答的時候。

        基于廣汽的制造基地和蔚來的智能網聯系統,廣汽蔚來007雖然在今年5月份開始交付,但截至10月底累計銷量不足一千輛,遠低于此前提出的2020年1.5萬臺的預期。此外,在盈利模式上,廣汽蔚來承諾硬件綜合利潤不高于1%,將從軟件層面要利潤,這也引發外界爭議。因為即使是特斯拉、蔚來和小鵬等頭部玩家,目前相關營收占比也很有限,以智能網聯汽車目前的保有量來看,僅靠軟件層面盈利,這是否可行?

        廣汽蔚來

        正如同大部分新造車企業一樣,融資現在也是廣汽蔚來最關鍵的課題之一。而對于股東雙方是否會進一步給予資金支持,截止發稿前,廣汽蔚來未向經濟觀察報記者予以回復。

        合資并不利于創新?

        對廣汽、長安和蔚來而言,由于各自兩年間戰略布局上的差異,兩起合資不及預期帶來的影響也程度不一。對蔚來汽車而言,其在今年與合肥市政府牽手之后,早已脫離兩年前的資金困境,如今銷量和股價同步增長,已經超越比亞迪成為中國市值最高的車企,毛利率也已經連續兩個季度轉正。這種情況下,與兩家國企大廠的合作似乎遠沒有最初那么重要了。

        廣汽所受影響相對較小,其在2018年11月發布了更高端的埃安系列,后續推出了Aion S、Aion V和Aion LX三款車型,并且實現熱銷。在多家自主車企都推出高端新能源品牌之際,今年廣州車展期間,廣汽也借勢宣布埃安品牌獨立運作,這一操作讓廣汽蔚來顯得頗有壓力。而長安這方面,由于經歷了多次波折,長安汽車目前在高端新能源品牌項目上的進展稍顯落后。雖然長安汽車在今年3月份發布了一個新產品序列UNI,但這并不針對新能源車市場。

        目前,上汽、廣汽、東風都有著獨立的高端新能源品牌計劃,并且進度都超過了長安。此次,長安汽車與華為、寧德時代聯合打造的正是聚焦新能源市場的全新高端智能汽車品牌。長安汽車公告顯示,三方正在聯合開發智能網聯電動汽車平臺和產品,未來將根據項目進展情況適時發布相關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不同于廣汽埃安的獨立運作,長安汽車選擇的繼續以合作模式來打造自有高端新能源品牌的模式,也正在成為車企們的主要選擇。其中,上汽集團在獨立運作中高端新能源品牌R汽車之后,又在11月26日發布了定位更高端的智己汽車,并且與阿里巴巴和浦東新區共同出資打造。這種合資模式不同于長安蔚來和廣汽蔚來,引入的是華為、阿里巴巴等互聯網科技企業。

        合資公司希望通過資源互補優勢取得競爭優勢,但一位資深分析師向經濟觀察報記者分析稱,在智能電動汽車這樣激進的創新領域,需要同時具備資源、流程和核心價值三大要素,才有成功的可能,合資方式給第一要素資源加分,但對第二、第三要素往往是不利的。

        不僅長安蔚來和廣汽蔚來未來難測,事實上,除了江淮蔚來、海馬小鵬這種簡單的代工之外,新造車企業過去幾年的多種合作模式都難言順利,例如以一汽拜騰為代表的的傳統車企投資新造車企業的模式,也沒有好的結局。即便是看似相處融洽的代工,蔚來、小鵬更多也只是專注當前的利益,后續依然在尋求自建工廠,而代工方獲益寥寥。隨著汽車產業變革的推進,新舊勢力以及跨界的合作將如何走下去,答案也許很快就會出現。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汽車產品報道部記者
        關注汽車產業發展趨勢,報道車企動態、行業事件、政策變動,記錄新能源、智能網聯新技術浪潮下的產業變革。提供新聞線索可聯系ganqunfang@eeo.com.cn
        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